极速体育肖宇专栏:跟着“金熊”尼克劳斯学习打球攻略

北京时间5月26日,做完第三期的世界名人堂直播节目后,得到了一些高尔夫球友们的反馈,大家对尼极速体育的球道攻略和思考策略普遍很感兴趣,希望我能多聊一些这方面的内容。

如大家所知,尼极速体育是同时期球员中击球距离最长和线路最直的选手之一。他通常喜欢打出右曲球,以使球可以在光滑的果岭上较快地减速。选择这一技术动作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击球水平能保证他击出足够远的距离。此外,尼极速体育也以对球场的利用技巧而著称,他往往能够合理利用地形,让自己的每一杆球都为下一杆做好成功的铺垫,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球道攻略, Gary Player曾盛赞他在比赛中的击球理念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

今天我们通过两个场景,跟着尼极速体育一起学习他的战术战略,学习他打每一杆之前的思考方式,当时比赛现场的情况是怎样,如何做出正确的分析和判断,要采取何种策略和方法,值得总结的经验是什么,以上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借鉴。参考书目是尼极速体育的著作《My Most Memorable Shots in the Majors》,文中的描述是以第一人称进行。

场景一:1962年美国公开赛,地点在OakmontCountry Club, 第17洞,一个长292码的4杆洞。

1962年的美国公开赛是尼极速体育的成名之战,是他的第一场职业赛事的胜利,也是第一个高尔夫大满贯赛事的胜利,他一举击败了当时正值巅峰状态的阿诺德-帕尔默,从而登上了当年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的封面。帕尔默在家乡的主场作战,占据了天时、地利和人和的各种优势,然而尼极速体育初生牛犊不怕虎,四天的比赛和对手战成平局,在随后的延长赛中以三杆的优势战胜帕尔默,最终举起了人生第一个大满贯赛的奖杯。

当时的情景:在一个愚蠢的直攻果岭的开球和令人恼怒的切杆之后,球距离洞口4英尺,如果推进的话则可以保帕并和帕尔默打平。但这是一个怎样的四英尺!开始有一个向左的转弯,然后突然转向右边,而且果岭的速度非常快。一想到那个推杆至今仍然令我起鸡皮疙瘩。

我的思考过程: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这个推杆,争取能够全面的评估各种可能从而使我的情绪安定下来。一种可能是试图完美的读懂这两个转弯,然后让球按照转弯的线路,轻轻的滚落到洞中。但我不知道凭借现在脉搏的跳速和肾上腺的流速是否能够允许我准确无误的读准线,并且使用恰当的力度令球刚好能够滚入洞中。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也是比较现实的可能,就是完全忽略那两个转弯,而是照直瞄准洞口,用干脆的力道直接把球撞入洞中。最后,我要承认,我所有的神经都在告诉我,这就是我的选择。

击球:在那种环境下,为了释放那种令人难以容忍的紧张和压力,往往很容易以一种草率的方式去处理那些至关重要的短推杆,匆匆一推了事,但这是致命的。我强迫自己认真的做好各种准备,瞄了又瞄,看了又看,直到确认不管是我的身体还是杆面都死死的瞄准洞口为止。然后,主宰大脑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保持稳定!不论发生什麽,保持稳定!在挥杆之前,我又做了几次深呼吸,算额外的保险吧,然后开火!我眼角的余光看到球笔直的冲向洞口,随后听到球撞在洞口的后沿,最后哐当一声落入洞底。当时我感觉到那所有的压力都好像洪水般的一泄而出。紧接着在第18洞,我打出了本周最好的开球。24小时之后,我获得了自己第一个美国公开赛的冠军!

经验总结:在高尔夫球场上有些时候需要你拿出勇气,把你的自信作为筹码去冒险一搏。但是,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在你扣动扳机之前,绝对不能忽视那些基本的动作要领,它们才是你取胜的关键。

场景二:1970年英国公开赛上,比赛的场地是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最后一洞第18洞,358码的四杆洞。

1970年对于尼极速体育而言意义非凡,已经经历了三年的低迷时期,一向对他支持和鼓励的父亲在这一年去世,他需要一场比赛来重新振作自己。机会就这样来了,这一年的英国公开赛正好在圣安德鲁斯老球场举行,尼极速体育以一场精彩的附加赛击败美国同胞道格·桑德斯(Doug Sanders)。当尼极速体育推进最后一杆球后,他激动地将推杆抛向空中,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在近代高尔夫球的发源地获得大满贯赛事冠军。

日后,他对这段经历回忆道:那时,我父亲离我而去,我意识到他的一生与我的高尔夫球紧紧相连。但我却没有把最美好的一面奉献给他。我要重新振作起来,回到球场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70年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次极大的鼓舞。

当时的场景:在第三轮和第四轮比赛中我总共出现了8次三推,但对手在Doug Sanders在最后一洞的推杆失误给了我第二个机会,我们俩打平进入18洞延长赛。延长赛在还剩下四个洞的时候,我领先四杆,而此时Doug开始发威。站在最后第18洞,看到他精彩的发球,而我领先的杆数已经缩短为1杆,我的脑子里想的是要抓小鸟。此时风向是顺风,我决定直接攻果岭。于是我脱掉了外面的衣服,拿出我的Driver, 然后大力开球。球穿过了果岭,落在后面半坡的长草里,距离出界只有几英尺的距离。而随后Doug的切杆成功,他的球距离洞口有大约5英尺的距离。

我的思考过程:Doug自从14洞开始推杆就非常稳定,我相信他不会重复昨天的错误。这就意味着我接下来必须两杆进洞,否则就会进入突然死亡的延长赛。但我球的位置在一个向下的陡坡处,同时面临一个下坡的果岭,如果我获胜心切用力过度的话就会受到该洞最著名的‘Velly of Sin’的惩罚。不过幸运的是球旁边的长草是朝果岭方向倾斜的,这样就会减少球杆被长草绊住的可能。

击球:果岭旁边在压力下能最大限度的给我信心的球杆是我的沙坑杆。我拿出沙坑杆并且做了好几次试挥,站好站姿并保持手的位置精确地处于球的前方,以保证能够平行的按照坡度来挥杆。到了真正的击球了,我站好位,告诉自己好几次,保持稳定,然后开始挥杆。球飞离地面近乎完美地落在果岭上,并继续滚动,距离洞口大约8英尺停了下来!我一推成功,激动地跳了起来,手中的推杆也飞了出去,差点砸到Doug的脑袋。我在高尔夫的发源地获得了冠军,当时的喜悦是无法控制的。

经验总结:职业选手在全挥杆击球前很少做试挥,但你会很少看到他们在切杆的时候不进行多次试挥的。所以在那些关键性的短杆击球前,一定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找到并且锁定那种‘感觉’。

看了以上的两个情景,我们可以真切体会到那些顶级职业球员在最高水平的比赛中,他们是如何思考的。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说过,当高尔夫的挥杆相对稳定的时候,剩下的就是馒头运动(mental game)了,其中包括战术、攻略、技巧、心理、应变等诸多因素,是头脑和心智的运动,也是高尔夫这项运动的精华所在,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和大家在这个问题上交流和切磋。

最后以尼极速体育的一句名言结尾,中文大意是:如果你在每一次击球前都制定策略的话,你会发现因此会节省很多杆数,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打球,永远保持冷静,永远不要对自己丧失信心。